现在位置: 首页 > 艺术品 > 国画 > 正文

张渭人—《瓶花》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4周前 (10-29)

张渭人—《瓶花》水墨 (时翠书斋藏)

张渭人,1951年12月出生生,浙江宁波人,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现代水墨研究生课程班。

现为高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香山画院兼职画师、民革上海香山书画社社员。作品《山村五老图》、《回归》获“江南之春”美术作品展二等奖;作品《金秋欢语》获全国首届中国写意画大展优秀奖;作品《时尚派》获2005上海美术大展艺术奖,并被上海美协收藏。

荣誉
《新民晚报》《新闻报》《文汇报》《解放日报》《联合时报》《水墨》《博古》等报刊,杂志,专业刊物,先后多次刊登他的画作和人物专题。
2005年《金秋欢语 》或首届中国写意画展大奖。
2006年10月获第十届全国美展特别奖。
近些年来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张渭人画集〉。

艺术评价

张渭人学习中国画已近30年,先前以西画入门,后改学中国画。中国画的民族特色,特别是写意水墨深深吸引着他。现代人的生活观念、审美意识,以及外来画种的冲击,迫使中国画必须接受改造和挑战。中国画的现代性这一课题放在每一个与时俱进的国画家面前。画家张渭人的心得是在绘画实践中,有选择地多吸收一些外国的、西方的、民间的东西。只要是好的,有用的,都要吸收。吸收以后一定要消化,不消化不会姓“中”,不会变成自己的东西,能吸收一点是一点,能突破一个是一个,不求“广”,但求“精”,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要靠悟性和天份,更多是靠勤奋。
中国画无论怎样创新,它的“精髓”不能丢。
中国画还是要讲“精、气、神”,还是要讲笔墨,特别是画水墨大写意,一定要强调“写”。不重视对写意画笔墨的研究和锤炼,使许多所谓的现代中国画成了在宣纸上画素描、画水彩、画水粉。石涛云:笔墨当随时代。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认识。现代人的生活状态,服饰打扮,审美趣味与过去有很大不同,如何用大写意的笔法来表现,这是新的课题。在实践中对笔墨技法进行不断的创新和丰富是中国画写意画的生命所在。中国画大写意非常强调“情”,有了好的基本功,好的笔墨功底,但在画的时候缺乏激情,缺乏真诚,不全心全意地投入,也不会生动起来。这是一个“天人合一”的境界,是笔墨与心灵互动的境界,是最高最难的境界。

张渭人—《瓶花》效果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