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艺术家 > 正文

裴晶—上海戏剧学院老师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3周前 (11-04)

裴晶—上海戏剧学院老师裴晶老师

裴晶,1962年 生于北京 1983年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现任上海戏剧学院,现任上海戏剧学院教师,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艺术简介

绘画教研室主任群展 2003年
“来自东亚之风”中韩日艺术展 上海顶层画廊 2003年
“表面的背后” 新加坡 2002年
“海上风”上海现代艺术作品展 德国.汉堡 2001年
“上海.仁川”现代艺术展 韩国.上海美术馆 2000年
《红色》 顶层画廊 上海 1999年
《都市靓丽》新具象邀请展 美院画廊 上海 1999年
《上海美术邀请展》 刘海粟美术馆 上海 1999年
《上海青年美术大展》 刘海粟美术馆 上海 1998年
《当代香港、台北、上海艺术交流展》 台北、香港 1997年
《创意汇翠》 香港会展中心 香港 1997年
《中国艺术大展?当代油画艺术展》 刘海粟美术馆 上海 1997年
《形象》现代艺术展 美院画廊 上海 1992年
《上海现代艺术展》 横滨美术馆 日本 1989年
《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中国美术馆 北京 个展 2000年
《浮世》 顶层画廊 上海 1996年
《一个丰盛的人生》 同福画廊、兰桂坊画廊 香港 1992年
《主流》 上海戏剧学院画廊 上海

裴晶—上海戏剧学院老师《花见羞》系列之一 65×32(时翠书斋藏)

裴晶—上海戏剧学院老师《花见羞》系列之一 65×32(时翠书斋藏)

裴晶—上海戏剧学院老师《花见羞》系列之一 65×32(时翠书斋藏)

裴晶—上海戏剧学院老师《花见羞》系列之一 65×32(时翠书斋藏)

老裴的言谈语录

如果要问起来我为什么要干这行,首先是从小就喜欢,第二是后来发现这是一个特别刺激的行当。因为什么呢?因为它允许犯错误。我发现艺术创作就是一个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这么一个行当。因为我干别的不行。

艺术家是可以胡说八道的,是可以不负责任的,是可以奇装异服的,因为这个社会对艺术家是非常宽容的。大家会说你是个艺术家,那算了,这个人就可以不用理他了。后来我就干这行了。

我的骨子里面有很多特别叛逆的东西,如果这些叛逆的东西换成别的行当,肯定以失败而告终。而当你成为艺术家的时候,它可能是你的长处。

当然了,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老师。现在的学生真正要培养成艺术家是不可能的,在学生里面也看不到艺术家。我觉得当老师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工作,它可以不用考虑到别的事情,整天跟学生在一起就是艺术,就是空想,就是超现实。这也是对我人生的一种体验,或者说一种满足。那么当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幸运,所以我走到了今天。

我也跟我学生说:“你们别指望成功,艺术是没有成功一说的,甚至艺术只有失败。”我常常跟学生开玩笑说:“艺术家就是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成功。”当你捣乱一辈子的时候,说不定你这人就行了,但是也不能说是成功。

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就是一个平平淡淡、很一般的工作,只是因为你喜欢而已。但是你的骨子里面要有一个词——态度,这个“态度”决定了你的高度。

我已经当了30多年的老师了,一辈子都献给了教育事业,所以我现在可以卖卖老。所谓的“卖老”就是说,我们不要追求进步,不要追求正义,不要追求那些包括我们现在所谓的 “正能量”的东西。反而要去追求那些退步的、保守的、自我的东西。这就是艺术家跟别的行当的区别。

别的行当,你说你当个医生你不追求进步,你是个政府官员你要追求自我,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是干我这行你就要这么做。当你不追求进步的时候,你就逐渐有了自我,有了态度。有了态度以后,你就会在自己的这个道路上有了一个方向。因为什么呢?因为画家这个工作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己跟自己较劲的工作。你画的好不好,跟这世界没什么关系,无所谓。

所以说,我这么多年下来就会发现没人管我。但是别人在管我的时候我马上就会抗拒,因为我不习惯,所以画家永远是那些穷的、流浪的、反叛的。我记得当年刘海粟说自己是“艺术叛徒”。这句话在我们今天听来还是挺狠的,可能会不理解,但是到了我这个年龄我想这话是对的。

当你把很多负能量的词加到一个艺术家身上的时候,它就对了。当然作为学生来讲,我不可能去教育他们,这是要悟的。你必须要在这个行当里面干到一定的程度以后,你才能想象到,而且这个不是教出来的。

追求不成功,追求自我——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的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