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艺术家 > 正文

蔡天雄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3个月前 (09-02)

蔡天雄蔡天雄老师

蔡天雄,1944年生江苏无锡人。擅长中国画。1960年至1966年在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学习;1978年至1980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国画专业学习。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中国画研究室主任、高级讲师;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出版有《蔡天雄山水画集》。

作品
《硕果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佳作奖;
《幽谷图》入选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
《松壑鸣泉图》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

基本简介

1960年至1966年在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学习;

1978年至1980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国画专业学习。

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中国画研究室主任、高级讲师;

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

获得荣誉

作品《硕果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佳 作奖;

《幽谷图》入选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

《松壑鸣泉图》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

出版

《蔡天雄山水画集》。

职业生涯

外表
蔡天雄先生身材利落,面容清秀,衣着得体而不拘谨;一副精致的轻金属眼镜透出其儒 雅气质,广博新颖的见识、活跃的思维展现出其充沛的精力与智力。
这时人们会很自然地把他看年轻十岁左右,而他总是爽朗地一笑,随后风趣地指着自己鬓间露出的几许华发,好像在证明自己早已是过五望六之人了。
他不是个刻意掩饰自己的年龄的人,但是生动活泼的仪表、轻松自如的话却难以掩饰其心态的年轻。

心态
蔡天雄年轻的心态同他一直和青年人打交道有关,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他就基本上一直在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和教学。
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是上海专业国画教育的重镇,聚集着许多爱好和研究国画的教师、学生。蔡天雄早年的一些老师都是海派名家,具有广博的人文修养和深厚的传统功底,他们高尚、豁达的人格对蔡天雄精神世界的养成和提升有直接的影响。而蔡天雄的不少优秀的学生也为蔡天雄保持日久弥新的视野,开阔的胸襟提供了客观条件。

亲和力
蔡天雄是一个具有很强亲和力的艺术家。他和老画家可以倾心神交,和同辈可以互相鼓励,和学生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架子。在这样的氛围中,蔡天雄的思维永远是活泼的,传统和创新在他那里从来不是一对对立的名词,而是一对可以相互渗透,水乳交融的名词。在传统和创新之间,他很自然地处于承上启下、左右通达的位置。

声誉鹊起
蔡天雄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在上海画坛声誉鹊起了。
当时,中国绘画界有一种求新思变的风尚。在中国画创作中融合西画创作观念和手法一时成为了一大潮流。更有激进者在1985年艺术新潮运动中还提出了中国画危机论乃至中国画取消论的观点。

作品风格
在形形色色有关中国画的理论冲撞中,蔡天雄持以一种宽容但又清醒的态度。他一方面认识到中国画必须现代化,另一方面也认识到现代化不能以牺牲中国画自身的特色和优势为代价。他经常外出写生采风,感悟大自然的气象万千,勾画了大量的速写草图。
他的水墨速写作品往往出其不意而又新鲜生动,景物形状多姿多彩而又生意盎然,打破了传统中国画的程式和套路,具有现代绘画的张力。而对中国绘画的传统,他给予适当修正。他改进了传统的泼墨点染手法,喜欢先让墨色自由渗化,然后再依势象形,利用墨块进行生发,其作品的线条极其自由地穿插在墨块和空白之间,起到了沟通和过渡的作用。那些画作中浓淡干湿的墨色、粗实轻重的笔意,既变化离奇,又合情合理。

追求境界
蔡天雄喜欢选择黄山、桂林、江南水乡等水气淋漓、景物秀丽的地方作为表现对象。他把构图的新意和笔墨的灵动巧妙地结合起来,不仅表现了清新、明快的画面形象,体现了钟灵毓秀的自然境界,也把他个人磊落的风神、跳跃的情思充分地体现了出来。

九十年代初开始,蔡天雄的山水画逐渐从写生中跳脱出来,更追求一种诗意的形而上的境界。在《明月》、《泊舟》、《柳溪》等小品中,他不仅表现了物象的外在状貌,而且更加关注物象内在的抒情性特征。他画溪边的一丛柳树,树身呈现倾斜摇曳的姿态,柳条穿插疏密有致,富于主观化的情趣。此外远处几只水鸟在排列上也和这些柳树的走向相呼应,还有画面下方的一叶孤舟的点缀,都很好地表现了画家在题跋中所引用的“野水无人舟自横”式的诗意。

个人评价
古人评诗讲“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蔡天雄的画也达到了这种“圆美流转”的境界。不过蔡天雄并没有满足于‘弹丸”般流利的小品风格,而试图在作品的深度、广度上有进一步的提升。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蔡天雄对中国传统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系统研究了宋元以来山水画大家的笔墨和造型语言,然后加以融会贯通、吸收消化。
《仙居》、《松阴》等作品一改他以往疏朗开阔的构图,画面布置得满当当的,密布着各种细小的松针、苔点和皴笔,只有在溪流和云气处才有一些空隙。古代大师主要依靠干湿浓淡不同的皴笔勾线来勾建画面,而蔡天雄则是在大块面墨色渲染的基础上再布上细密的线条,这种背景上的一致性,增强画面的整体感和现代意蕴。

在浸淫传统多年之后,蔡天雄又有再次从围城中杀出的迹象。蔡天雄的游历日广。每年都要几次越洋穿梭在太平洋两岸,在飞机上体验天与地、大气和海洋之间永不停息的对话。他的心境越发开阔,已经逐渐摆脱了具体的物象和细限制性的空间环境,进入一个自由呼吸、上下翱翔的逍遥世界。《幽谷图》、《巴山夜色》等在丘壑运营上与其说来自传统或是具体景观,不如说来自于画家历经万水千山后内心丰富的心象。
喜欢新奇的蔡天雄似乎有一样东西不变,这就是他几十年如一日住在陕西路,南京路路口的一套公寓里。恋旧也好,图交通方便也好都不能完全说明原因,他自己说住在那里的最大快感,就是画累了可以看看窗外的车水马龙,可以走下去到恒隆、中信、梅龙镇等几个大商场去感受一下时尚的空气和现代的节奏。蔡天雄就是这样一个生活的漫游者,喜欢贴近时尚,又能够及时回来,不过那时漫游的体验已经融汇成他画面新的节奏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